客户服务

瑞幸,今天正式退市!

发布时间:2020-06-29 15:13 责编:小文
打印

  今天,luckincoffee瑞幸咖啡发布声明:瑞幸咖啡公司将于6月29日在纳斯达克停牌,并进行退市备案。

  声明中,瑞幸咖啡称全国4000多家门店正常运营。

瑞幸退市

  瑞幸咖啡表示,在国内消费市场方面,瑞幸咖啡全国4000多家门店将正常运营,近3万名员工将一如既往的提供服务。公司衷心感谢广大消费者的支持厚爱,并再次为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向社会各界诚挚道歉。

  成立19个月上市,上市13个月后退市,资本的疯狂,瑞幸咖啡也算是开创了先河。

  据证券时报报道,记者走访了多家位于深圳华强北的瑞幸咖啡门店,店员均表示退市不影响该店正常经营。目前,新下单后客户仍能收到“满减券”,至于退市是否会影响到瑞幸后续对客户的补贴力度,有店员表示“不清楚,这是公司运营部的决定”。

  不仅瑞幸咖啡的门店在正常营业中,新店扩张也在继续。据天眼查发现,瑞幸咖啡(深圳)有限公司下属分支机构显示有293家,最新一家瑞幸咖啡(深圳)有限公司福田印力中心分店的注册时间就在十天前,2020年6月17日,且状态显示为开业。

  营业、开店继续,但瑞幸内部却不太平。早些时候,瑞幸咖啡表示董事会决定要求陆正耀辞去董事和董事长职务。董事会多数董事根据特别委员会呈交的调查结论和建议,提出了这项辞职和免职要求。

  安永:收走瑞幸咖啡管理层电脑,

  发现了财务舞弊确凿证据!

  在6月中旬,备受市场关注的瑞幸咖啡(Nasdaq:LK)造假案调查进展传来新消息!

  瑞幸咖啡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安永)曾收走瑞幸管理层电脑,发现管理层财务舞弊确凿证据,并向公司审计委员会报告。随后公司管理层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任命Kirkland& Ellis(凯易国际律师事务所)为独立外部顾问。凯易在著名的金融咨询公司FTI Consulting的协助下展开调查。随后公司公布的初步调查结果。

  春节前,年审机构安永已经开始对瑞幸咖啡2019年度财务报表进行现场审计。安永注意到,从2019年第二季度起,瑞幸咖啡增加了大量B端大客户。由2C到2B这一业务模式的剧烈变动并不符合常识和逻辑,这引起了安永审计团队的关注。安永随后指派一个由十几人组成的反舞弊法务会计团队介入。

  有接近瑞幸高层的人士还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安永甚至收走了瑞幸咖啡所有管理层的电脑。

  随着安永调查深入,2C至2B这一模式突然转变的疑问开始得到解释:上下游业务均有关联公司的身影。而审计机构获得的内部资料,与公开渠道可以查证的关联信息相互印证,关联交易嫌疑开始变得重大起来。

  比如,瑞幸的原材料供应商征者国际贸易(厦门)有限公司以及购买咖啡券的达特英菲(北京)数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皆为同一名自然人——王百因。

  而王百因在一年多前宝沃汽车的交易案中,曾被指认为陆正耀的收购“白手套”。当时有媒体报道指出,王百因极有可能与陆耀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2006年EMBA同学。这些公开报道的信息没有逃过审计师的注意。

  审计机构发现,自2019年5月起,瑞幸咖啡新增的B端大客户和新增供应商多达十几家。比如,青岛志炫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扮演B端大客户的角色,这家公司从2019年5月至11月期间,以大手笔订单方式购买咖啡代金券100多次,每次订单金额高达90多万元。而这家公司注册资金不过500万元,且通过公开渠道查询,这家公司不仅与瑞幸咖啡的多名董事和高管存在共同投资等关联关系,公司的公开电话竟然与神州租车的一家分支机构相同,并以神州优车的一个电子邮箱地址注册。种种异常迅速引起了审计机构的怀疑。

  在被审计师收走的电脑中,审计机构发现了对造假全链条业务申请的批复邮件。这些邮件,包括造假交易的付款申请、关联公司设立的筹划安排、伪造交易的成效汇报等等。

  做空瑞幸的浑水做空报告说了什么?

  今年1月31日,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就曾称收到了一份关于瑞幸咖啡的匿名报告,浑水认为报告内容属实。匿名人士调动了92名全职和1418名兼职人员对瑞幸门店进行实地监控,记录了981个工作日的门店流量,覆盖了100%的营业时间。门店选择基于城市和位置类型分布,与瑞幸所有直营店的组合相一致。

  报告认为,瑞幸咖啡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捏造财务和运营数据,夸大门店的每日订单量、每笔订单包含的商品数、每件商品的净售价,从而营造出单店盈利的假象。

  又通过夸大广告支出,虚报除咖啡外其他商品的占比来掩盖单店亏损的事实。

  瑞幸咖啡于2019年5月上市时,便采用了一种糟糕的商业模式——通过大幅折扣和免费赠品咖啡来培育中国消费者的咖啡消费习惯。在其完成6.45亿美元IPO后,该公司从2019年Q3开始捏造财务及运营数据,已演变成了一场骗局。该公司发布了一系列业绩数据,这些数据显示出一个戏剧性的商业拐点并使其股价在两个多月时间里上涨了160%以上。

  毫不奇怪,它又在2020年1月再次成功筹集1.1亿美元(包括二次配售)。瑞幸确切地知道投资者在寻找什么,怎样将其定位成一个故事精彩的成长股,以及操纵哪些关键指标来最大化投资者信心。这份报告由两部分组成:欺诈和存在根本性缺陷的商业模式。我们分别阐述了瑞幸是如何伪造其数据的,以及为什么它的商业模式存在固有缺陷。

  第一部分:欺诈

  确凿证据1:单个门店的每日销售商品数量在2019年Q3和Q4分别至少被夸大了69%和88%,支撑证据为11260小时的门店流量视频。我们调动了92名全职和1418名兼职人员进行实地监控,记录了981个工作日的门店流量,覆盖了100%的营业时间。门店选择基于城市和位置类型分布,与瑞幸所有直营店的组合相一致。

  确凿证据2:瑞幸的“单笔订单商品数”已从2019年第二季度的1.38降至2019年第四季度的1.14。

  确凿证据3:我们收集了25843张顾客收据,发现瑞幸夸大了其每件商品的净售价至少1.23元人民币或12.3%,以人为地维持商业模式。真实情况下,门店层面的亏损高达24.7%-28%。排除免费产品,实际的销售价格是上市价格的46%,而不是管理层声称的55%。

  确凿证据4:第三方媒体追踪显示,瑞幸夸大了其在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费用150%以上,特别是在分众传媒上的支出。瑞幸有可能将其夸大的广告费用回收回去,以增加收入和门店层级的利润。

  确凿证据5:25843个顾客收据及其报告的增值税数字显示,瑞幸在2019年第三季度来自“其他产品”的收入贡献仅为6%左右,相当于近400%的膨胀率。

  危险信号1:瑞幸的管理者已经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其持有的49%的股票(或流通股总数的24%),令投资者面临追缴保证金导致股价暴跌的风险。

  危险信号2:神州租车(HKEX:699 HK)(“CAR”)的既视感: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和同一批关系密切的私募股权投资者从神州中撤走16亿美元,而少数股东则损失惨重。

  危险信号3:瑞幸董事长陆正耀通过收购宝沃,将1.37亿元人民币从神州优车UCAR(838006CH)转移给其关联方王百因。神州优车、宝沃、王百因将在未来12个月向北汽-福田汽车支付59.5亿元人民币。现在王百因拥有一家新成立的咖啡机供应商,该供应商位于瑞幸总部隔壁。

  危险信号4:瑞幸最近通过增发和可转换债券发行筹集了8.65亿美元,以发展其“无人零售”策略,这更可能是管理层从公司吸纳大量现金的一种便捷方式。

  危险信号5:瑞幸的独立董事邵孝恒是/曾是一些非常可疑的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这些公司的公开投资者蒙受了巨大损失。

  危险信号6:瑞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杨飞曾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彼时他是北京口碑营销策划有限公司(“iWOM”)的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后来,iWOM与北京氢动益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QWOM”)成为关联方,后者现在是神州租车的子公司,并且正在与瑞幸进行关联方交易。

  第二部分:存在根本性缺陷的商业模式

  商业模式缺陷1:瑞幸提出的针对核心功能性咖啡需求的主张是错误的:中国的咖啡液人均摄入量为86mg/天,与其他亚洲国家相当,其中95%的摄入量来自茶叶。中国的核心功能性咖啡需求市场规模较小并处于温和增长趋势。

  商业模式缺陷2:瑞幸的客户对价格敏感度高,留存率依靠优惠的价格促销来驱动。瑞幸试图降低折扣水平(即提高有效价格)并同时增加同一门店的销售额,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商业模式缺陷3:无法获得利润的有缺陷的单位经济:瑞幸破碎的商业模式必然会崩溃。

  商业模式缺陷4:瑞幸的梦想“从咖啡开始,成为每个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太可能实现,因为它在非咖啡产品方面也缺乏核心竞争力。它的“平台”充满了没有品牌忠诚度的机会主义客户。它的轻人工门店模式仅适用于生产已经上市十余年的“1.0代”茶饮料,而领先的新鲜茶饮玩家在五年前就率先推出“3.0代”产品。

  商业模式缺陷5:小鹿茶于2019年9月启动其特许经营业务,而彼时其并没有至少两家直营店运作满一年。因没有按法律要求在相关机构注册,小鹿茶的特许经营业务面临很高的合规风险。

  紧接着,一份名为《尘光研究关于瑞幸咖啡重大财务数据造假和业务数据造假的研究报告》,于 2 月 5 日曝出,直指瑞幸咖啡的财务数据造假。

  据悉,尘光研究核心投研成员有 10 年以上的从业时间,具有欧美工作经历,来自世界Top50 以及北清复交等知名学府,主要覆盖消费、科技等领域。

  尘光研究曾表示,由于瑞幸咖啡巧妙地利用了美股Jobs Act的漏洞,在季报中对财务及业务数据披露非常的笼统,对财报中很多关键性的明细科目不进行披露,因而掩饰瑞幸咖啡数据的纰漏,也极大的增加了所有投资人研读财报发现问题的难度。

  瑞幸是一种新型的财务造假方式

  瑞幸有4000家门店,浑水采取抽样的方式进行调查,在他们的调查中,发现有跳单现象,比如从271号跳到273号,中间没有272号,这个272号,就是虚增的订单,就是造假的空间。

  所以,日后在做大型连锁店审计的时候,可以采取抽样的方式,样本要覆盖足够多的区域,能用样本推断总体。

  另外浑水发现,瑞幸虚增广告支出(费用)3.36亿美元,虚增收入3.97亿美元。

  你看,咖啡都是轻资产行业,虚增那么多资产,很容易就被发现了。它就只能通过虚增集团层面的费用,增加门店层面的利润的手段来美化报表。

  这就是一种新型的造假方式。

  虚增集团层面的费用,同时虚增门店层面的利润,虽然整体层面没增加利润,但是门店层面的数据会非常好看!

  本文来源:直通四大。四姐整理,图片来自微博成都商报、浑水调查。编辑:四姐,一个正能量多到爆炸的人。欢迎更多读者或媒体投稿合作。

来源:直通四大
0
+1
文章版权宝马bm777kuaiji.com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回到顶部

未登录